来自 趣事 2018-01-06 14:38 的文章

威尼斯人:日本电影充气娃娃当主角


据说,当你和充气娃娃xxoo到九十九次的时候,她就会变成真人。

 

这话,不是影叔说的,是一位豆友说的。

 

 

这句话99%不能信,但99%的男人会希望这是真的。

 

你没有走错片场,老司机课堂今天没有开课。只是今天影叔给大家聊的这部电影是一部关于充气娃娃的作品。

 

充气娃娃是死的,即使科技在先进,那也只是模拟人声。不过今天这部片子里,充气娃娃不仅仅是一个“物品”,而是成为了一个有思想的人,名副其实的女一号——

 

《空气人偶》

 

 

影片里的“充气娃娃”名气大的很,韩国实力型女演员裴斗娜,被誉为韩国的“王菲”。

 

裴斗娜家境不错,老爸是年产值70亿人民币的食品公司副社长,老妈不仅是名门之后,还是著名的舞台剧演员。

 

 

早在裴斗娜出道初期,还是服装目录的专属模特儿时,即被导演王家卫看中,力邀裴斗娜到香港演艺圈发展,可惜她以时机不成熟为由而婉拒了。

 

所以,这个“充气娃娃”不简单,她可是曾经拒绝过王家卫的男人。

 

 

2000年,裴斗娜主演了她的首部电影《绑架门口的狗》,这也是我们熟悉的导演奉俊昊的长片处女作。戏中,裴斗娜素颜出镜,一举拿下了当年的青龙奖最佳新人奖。

 

当然了,这也是她作品中为数不多的没有裸戏的电影。

 

 

而在同年的电影《青春》中,裴斗娜完成了自己荧幕上的第一“脱”。这部戏平均每15分钟就有一次大尺度床戏,尺度实属较大。

 

 

2006年,裴斗娜再次与奉俊昊合作,打造了韩国影史票房第四名的商业巨制《汉江怪物》。片中的她再次素颜出境,饰演一名射击运动馆,场面燃到爆。此后,裴斗娜开始走出国门。

 

 

而真正让裴斗娜获得观众认可的作品正是这部《空气人偶》,她在戏中完美还原了一个拥有生命的充气娃娃,精湛的表演让她提名了有“日本奥斯卡”之称的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。

 

 

这部戏的导演也大有来头,是枝裕和,被誉为日本当代最具大师气质的导演之一。

 

2004年的作品《无人知晓》,不仅提名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,而且片中的男主角——当时年仅14岁的柳乐优弥获得最佳男演员奖,也成为戛纳影展史上最年轻的影帝。

 

 

翻看他的作品履历,部部都是超高的好评。

 

 

这部带有科幻色彩的《空气人偶》算是评分比较低的一部作品了,但在豆瓣也有7.4的成绩。

 

 

秀雄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,被前女友甩掉之后,他在一家餐馆打工,平日里唯唯诺诺,年龄已经不小了,但人生并没有什么成就。

 

为了能让自己不再孤单的度过每一个漫长的夜晚,他买了一个充气娃娃,并且价格还很便宜,仅仅5000日元,并且赐予了她一个名字,小望

 

 

和普通的充气娃娃一样,小望被制作出来的目的也很单纯,就是安抚每一个男人孤独的心灵,相互没有交流,就像一件物品一样摆在那里。陪他们吃饭,陪他们看电影,或者用来泄欲等等。

 

 

但是有一天,小望突然变得不一样,她有了心灵,能感知这个世界的存在。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,小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。

 

 

她穿上秀雄给她买的制服,然后走在街上。这个嘈杂的世界,对她充满了诱惑力,她透过窗户,用好奇的大眼睛注视着这个忙碌的大都市。

 

 

慢慢的,她决定要做一个人,她觉得做人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。于是,她有了两面的生活。

 

白天,她在一家音像店打工。

 

 

到了晚上,她有假装回到人偶状态,继续陪她的男主人。

 

 

在这个人生而空虚的世界上,小望——这个与众不同的充气娃娃体验了一场悲情的人生之旅。

 

 

在这部片子中,是枝裕和改变了他以往的风格,不再运用纪录片式的手法,而是加入了浓重的诗意表达,在加以科幻的色彩,使其成为了一部角有强烈反讽现代社会的作品。

 

这其中,借助的当然是小望这个角色。

 

 

小望有了心灵,在音像店打起了工,并且认识了一个叫纯一的男孩儿。

 

 

有一次,小望不小心划破了一道口子,她并没有流血,而是漏气了。

 

当然,纯一救助的方法也很简单,就是往小望的身体里吹气。正是因为这次的事故,让小望感受到了爱,她也能和正常的人类一样去感知爱情了。

 

 

但是,能做一个正常的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你要忍受得住唾骂,指责,也要承受得住欺骗,背叛。

 

纯一并不是爱她,和其他男人一样,他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泄欲的工具。没有感情,只有欲望。

 

 

同时,当小望的主人得知她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空气人偶之后,秀雄并没有表现出相应的喜悦之感。相反,秀雄变得更焦虑,更失落。他更喜欢普通状态的小望。

 

秀雄之所以更喜欢以前的小望,正是因为她没有思想,没有心灵,就相当于一个傀儡。小望不会背叛他,也不会对他有任何意见。而秀雄也享受这种操控别人的快感,在这种关系之间,他就是主宰。

 

 

猜测,怀疑永远是人类去除不掉的一面。只有掌控权完全在自己手里,才会感到安心。

 

小望有了心,却被伤了心。单纯善良的人偶和有血有肉的人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。电影借由一个充满空气的人形娃娃的视角,去探视这个空洞的世界,每个孤独的个体。去思考生命的价值,存在的意义。

 

 

当我们日复一日,循规蹈矩的生活时,每个人都变成了一个人偶。只不过和充气娃娃比起来,填满他们的是空气。而我们,则是需要食物,欲望,金钱,权利来撑起这副皮囊。

 

而充气娃娃还有被空气填满的那一刻,而欲望,金钱,权利这些永远都塞不满我们那副皮囊。